世界银行金墉先生欲消除全球贫困

世界银行金墉先生欲消除全球贫困

杰弗里布朗:截至到2030年消除世界各地的贫困——世界银行行长金墉先生在他们的年度春季会议表达了一个雄心勃勃的目标,与会机构有世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还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代表。

自其1944年成立以来,世界银行已在不同时期都受到强烈的来自多方的不满和批评,也包括现任行长金墉——出生在韩国的美籍公民,一位医生,一家全球领先的健康倡导者和麦克阿瑟天才奖获得者。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他表现出对世界银行的政策的不满,甚至呼吁其结束。去年,奥巴马总统挑选世界银行总舵主,他成为银行的行长,之前自2009年起担任达特茅斯学院校长。

今早我跟金墉在华盛顿世界银行总部交流,询问有什么新的方法战胜全球贫困。

金墉,世界银行集团:我们认为,仍然有1.2亿人生活在绝对贫困中,即每天低于1.25美元的生活费,是我们大家的良心上的一个污点。

杰弗里布朗:一个污点?

金墉:一个污点。

而且,你知道,在过去的25年里,我们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步。我们已经从43 %的人生活在绝对贫困减少到现在的 21 %。最重要的是因为中国经济增长如此之快,他们帮600万人摆脱了贫困。这在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做过。

现在,道路依然曲折。如何真正消除贫困。我们需要付出很多努力来达到这个目标。

杰弗里布朗什么样的努力?我的意思是,给我一个具体的例子,在一个特定的地方,甚至你会做什么不同的事情达到这个目标。

金墉:如果你在印度正致力于消除贫困,你会采取什么措施?

在印度,我走访了一个叫做北方邦的地方,有超过200万人口。

杰弗里布朗:巨大的人口。

金墉:在那里,有百分之八的人生活在绝对贫困中。

因此,我们在印度的计划,我们要更注重在那些最贫穷的国家的努力和工作。

杰弗里布朗:世界银行和其他机构过去的做法有没有什么隐含的或明确被批判的地方?我的意思是,你自己曾经的那些举行示威中的一个,反对或抗议世界银行的做法。

金墉:当然。

杰弗里布朗:您认为您的做法正确吗?

金墉:当然(正确)。

杰弗里布朗:所以现在,您正在这样做。。。。。。

金墉:所以现在,我正在这样做。

我认为这是一个迹象,它表明了多大变化已然发生了。

还记得我当时是“50 Years Is Enough”市场活动的成员之一,这个活动的目的就是坚决反对世行和IMF。我们那时候认为,50年足够长了可以关掉世界银行。

杰弗里布朗:谁再会需要它吗?

金墉:但情况已经改变。

15年前,我们没有处在应对气候变化的前沿。现在我们在寻求两性平等。我们正在实现我们过去希望得到的。现在,它是一个不同的组织。我们团结并专注这一目标:消除贫困。

杰弗里布朗:你能想象自己在15年前率领这个组织?

金墉:当然不是15年前。

杰弗里布朗:在宣布这个计划后,我已经看到发展中国家有一些反对的声音:你仍然注重经济增长一视同仁,而忽略了一些不平等,包括存在于许多发达国度里面的社会上的不平等现象。

金墉:嗯,第二部分的目标,共同繁荣,这个目标对于世界银行是一个全新的挑战。

我们说的是每年我们将让各国最底层的40%的收入者成为经济增长的一部分。换句话说,我们要衡量不平等。我们要衡量在何种程度上这种增长是包容(不同层次人的)。这是新的理念,是非常强大的。

杰弗里布朗:你要告诉他们正在落后多少 – 最底层落后榜首多少?

金墉:多少…

杰弗里布朗:然后呢?你想让他们做什么呢?

金墉:嗯,我们要非常具体。我们一直这样做很多年了。

我们相信,有证据表明我们 – “阿拉伯之春”国家肯定我们的做法 – 如果你有GDP的增长没有列入,将产生社会不稳定因素。我们觉得,把妇女列在社会发展过程的中心,是非常明智的。这就是应该做的事情。

因此,它不是 – 我们打算来衡量经济增长。我们要去衡量增长的参与程度。我们要去衡量贫困。但是,你需要做到的目标,方法是多种多样的。我们所知道的是,如果你不投资于医疗卫生,教育,社会保障,你不是真的有远见,我们要的是在未来有经济增长。

这个消息非常强大,而且我认为,人们会听进去的。

杰弗里布朗:这是否需要新的资金?因为目前,增长缓慢,在欧洲在世界许多地方出现负增长。

你有什么需要来自其他国家,在这样的时刻,你会怎么得到它呢?

金墉:好吧,如果你看一下世界的需要,官方发展援助,捐助国给的钱,这是一年约125亿美元。

但是,让我们来看看只是一个国家,印度。我刚刚从印度回来。他们有一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在未来五年将是赤字。因此,官方发展援助将不足以解决这个问题。这是世界银行集团的一个机会。

我们不仅为公共部门的发展提供援助工作,也援助私营部门。我们也进行直接投资。我们也提供贷款。

如果我们有任何机会满足这些目标,我们需要把公共部门和私营的工作结合在一起。

杰弗里布朗:你害怕,这个世界可能会出现倒退?通过中国和其他贫穷国家在过去几十年里,已经有很大的进步。我们有多年的增长非常缓慢了一些。我们可能会退步吗?

金墉:我们仍持谨慎乐观态度,在未来会发生什么。

我们知道,发达经济体的增长,以便我们能够满足我们的发展中经济体的目标。但是,发展中经济体的增长已经超过过去五年的最高。全球超过50%的增长来自发展中经济体。而今年,他们将增长5.5%。

部分原因是因为许多国家都作出了艰难的决定,在过去的15年,20年左右的财政整顿,各地投资健康和教育,使他们可以为未来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杰弗里布朗:嗯,你知道,聚集在这里的问题,因为你是世界银行是否相关,对吗?有一些国家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步。

还有其他的地方,他们可以寻求投资。为什么必须要找世界银行?

金墉:你知道,新兴市场即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最受注目。如果你愿意,中等收入国家的经验告诉我,他们希望有更多的世界银行。

它不是他们需要我们的钱,但他们需要的是我们的专长,这是我们非常具体的工作能力,在公共部门,私营部门。我们还提供政治保证。所以,如果你在一个国家进行投资,而该公司是国有化,我们实际上提供保险,这是帮助人们愉快舒畅地进行发展中国家所需要的各种投资。

我们已经有66多年的经验。我们已经经历了这么多不同的冲突,为了得到188个成员国一致同意,我们应该如何发展自己、帮助客户,并同意相关世界银行集团的根本做法。

总是会有客户需要我们(的知识)。总是会有需要我们的工作能力,我们横跨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我们永远是一个在一个非常有争议的政治经济环境作为一个中立的代理。

杰弗里布朗:让我问你一个私人问题,作为世界银行总裁,是因为政治背景,经济背景,金融背景?

你是一个医生。在公共健康领域,在这个职位,你带来什么不同?

金墉:嗯,我几乎所有的成年生活,我一直致力于“发展”。

我曾在海地。我曾在秘鲁首都利马的贫民窟。我曾在苏联 – 前苏联国家。我曾在西伯利亚托木斯克。所以,我一直在发展,其贯穿我的整个生活。

世界银行是一个发展银行。我们的重点是试图帮助人们摆脱贫困和促进繁荣,共享繁荣。而这基本上是我所有的生活作为一个人类学家和一名医生。所以我一直在努力与贫困作斗争:我的整个生活。

我发现世界银行内部,我们充满了激情,在世界银行,人们要结束贫困。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来到世界银行工作。因为我们有着这样的基本价值观,我们希望在未来几年,我们可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效。

杰弗里布朗:好的,世界银行行长金墉先生,感谢接受我们的采访。

金墉谢谢,杰夫。

杰弗里布朗:金博士也回应了一个强大的挑战,应对气候变化,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欲了解更多,请浏览我们的网络版。

请您回复

TOP